活在他人的期待之下,失去真我

 

  在我們現今的社會,我們被教導要成為某一種樣子。我們要努力變成那個樣貌,要不然我們就是不好的,不被接受的,是沒有價值的。所以從小到大,一直都在努力的改變,成為大家期待的標準,而不是我們真正的樣貌。

 

  這樣的教育,這樣的觀念灌輸,讓我們一步一步地遠離自己,甚至每次感到好奇想回到自己的時候,這個外在聲音就又會出現,否定這個經驗跟內在的呼喚。這樣的循環一直在發生,直到我們都忘記了我是誰,失去了當初孩童般對這個世界的好奇與熱情。每天昏昏綠綠的過,好像在走程序般,達到社會給我們設立一個又一個的功課,工作、結婚、生子、退休等等。看似活著,但只是機械式的在過生活,有如行屍走肉般,用飲食、節目、旅遊、玩等等來分散注意力,掩蓋那內心深處一直在呼喚的聲音。

 

  這樣的一個狀態,就是剝奪我們生命光采的元兇。因為自己真實的聲音被壓抑了,很痛苦,卻不知道為什麼那麼痛苦。很多人會問我,為什麼我那麼苦?為什麼對生命沒有了激情?為什麼不知道自己真正想要的是什麼?我一直無法忘記問出這些話的人眼中的無助,靈魂之窗背後那個害怕與徬徨。這些人不一定是社會的邊緣人,很多都過著讓別人羨慕的生活,是在多數人眼裡過得很幸福美滿的那一群。

 

        這種狀態很像我曾經讀到一則關於地獄的形容,這個文獻所形容的地獄是一個完全孤立的地方,沒有聲音、沒有任何看得到的東西,只有無限的孤獨。有耳朵;但沒有任何聲音。有眼睛;但沒有任何事物。有嘴;但沒有味道。有身體;但摸不到任何東西。就有如無期徒刑的禁閉一般,裡面的人不知發生了什麼,也不知道如何逃脫。

 

  某種層面上,這就像我們很多人的內在。因為與內在真實的自己失去了連結,總覺得有某些地方不對勁;摸不到、看不到、不知道該怎麼做,在其中一點一滴地失去自己。看似在過日子,但內心已經枯萎;參加了無數的派對,卻找不到歸屬;在無人的時候被空洞與孤單緊緊綁住。最可怕的是,自己不知道該怎麼辦,因為連發生了什麼都不知道。

 

 擺脫外在的枷鎖,活出夢想;拿回力量,成為生命真正的主人

 

  我記得當年在看電影《賽德克巴萊》的時候,有一幕深深的觸動到我,讓我非常感動。這個感動是因為看到生命綻放、發光發亮,靈魂的悸動。當新一代的賽德克族少年接受成年禮紋面的那一刻,我看見這些孩子的眼神突然堅定起來,發出不一樣的光采。這個光采彷彿在說:「我知道我是誰了,就算遇到了死亡,我也不會退縮!我是賽德克巴萊,我的祖先們在彩虹的另一邊等待著我,我知道生命該如何進行下去了!」

 

  突破外在期待的旅程中,其實我們需要做的並不困難,最大的挑戰只是跨出第一步的勇氣。當那一步踏出後,第二三步就會很自然的跟上。而那第一步,還有持續這內在成長的動力,就是英雄之旅。「英雄之旅」的內在冒險提供我們機會,回到內在,去檢視自己,同時燃起我們已有的力量之火;去奪回屬於我們的人生。

 

到了旅程最後我們就會如同賽德克巴萊孩子般,在找到自己生命的定位時,眼神中綻放光采。

因為只要我們願意回到自己,讓我們內在的英雄覺醒,帶領我們去實現靈魂最真實的脈動,我們就能找到力量,

拿回人生的主宰權,成為生命真正的主人。

 

 

資料出處:LIFE立羽言成:https://goo.gl/8ThX3D

 

讓立羽言成陪你踏上英雄之旅,找回真正的你https://goo.gl/6ARi2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