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們是大地與天空的象徵

而人就像樹一樣,需要大地與天空兩者。

 

當你愛一個人的時候,你無法制約他;當你愛一個人的時候,你給他自由,你會保護他;當你愛一個人的時候,你不會希望他是你的翻版,你會要他是一個獨一無二的個人。為了讓他成為獨一無二的個人,你會安排所有的場景、所有的挑戰來激發他的潛能。

 

你不會拿一堆知識絆住他,因為你希望他自己去知道真理,任何借來的真理都是謊言,除非你親身經驗到了,否則它不可能為真。

 

如果你有足夠的勇氣,讓愛成為你的殿堂,將你的空間轉化成一個靜心的空間,於是你將會吸引已經具有獨特性潛能的靈魂。對你就算是再難,你也給予他一切的可能使他自由,你孩子的自由深具價值,因為他是人類的未來。

 

你的時代已經過去,末來若不是順著你的方式進行又如何?你又從過去中得到些什麼?你什麼都沒有,只是乞丐一個,你希望你的小孩也是個什麼都沒有的乞丐嗎?
每對父母在做的都是同樣的事—製造一個複製品,別忘了存在只接受原始的生命,存在不接受複製品。

 

讓你的小孩擁有他真實的面貌

那或許會造成你的恐懼,使你有所顧慮,但那是你的問題,不要用任何方式阻止你的小孩。一個被賦予自由的小孩—即便那違背了他的父母,他將會永遠尊敬你,永遠感謝你。現在的狀況剛好顛倒過來:孩子們對他們的父母充滿怨懟與忿恨,因為他們受到的對待是無法被原諒的。

 

於是,藉著給予他自由,藉著允許他成為他自己的樣子,不管那是什麼樣子,經由接受他本然的自性,不管那將帶領他到何處,你的孩子將會愛你、尊敬你。你不只是他平凡的父親與母親,你是他生命、自由與獨特性的提供者。他將會把這美麗的記憶永遠地謹記在心,他對你的感激也會使他絕對確定一件事,那就是任何他所從你那裡接受到的,他將會給予他的下一代。

 

能夠與父母親達成相互的了解總是好的,這是基本的幾件事情之一。葛吉夫曾說過:「除非你與你的父母有好的交流,否則你錯失了你的生命。」因為那是某個很深的東西……如有某個憤怒的教士夾在你跟你父母親的中間,你不會覺得舒服的,不管你走到哪裡,你會覺得有些愧疚感,你永遠沒辦法釋懷,也沒辦法原諒自己的憤怒。

 

親子之間不是社交關係,你是透過他們而來到世上,你是他們的一部分,

如同一棵樹的其中一個分支,他們是你的根源。

 

當父母過世時,根植在你內在某個很深的部分也跟著死了。當父母過世時,生平第一次你感到單獨,好像失了根一樣,所以當他們還在的時候,所有能做的事都該去做,好讓你能跟他們溝通,他們也能跟你溝通,這樣事情就有所了結。於是,當他們離開這世界時—有一天他們將會離開,你就不會覺得愧疚,也不會覺得悔不當初,你知道事情已經解決,他們對你感到高興,你也對他們感到高興。

 

愛的關係肇始於父母,也完結於父母,於是圓圈就圓滿了,假如某個地方有破洞,你的整個存在會是不安的。當一個人可以跟自己的父母親溝通時,他會感到非常的快樂,那是世界上最難辦到的事,因為那道鴻溝太大了。

 

父母從沒想過你已經長大,所以他們永遠不會跟你談事情,他們直接命令你:「這樣做」或「不要做那個」。他們沒有顧慮到你的自由,你的靈魂,你的存在……完全沒有尊重,他們理所當然地認為你該聽他們的話。

 

打從一開始,小孩就覺得很受干擾,因為每當父母親說「這麼做」或「不要做那個」時,他覺得他的自由被切斷了,他受到了壓抑。

他抗拒,他氣憤,那個抗拒會持續下去,像個傷口存在著,那道鴻溝會愈來愈大,必須被彌補起來。

 

如果你能彌補起你跟你母親的那道鴻溝,突然間你會覺得你跟整個世界有了連結,你更能夠根植於大地;

如果你能彌補起你跟你父親的那道鴻溝,你便與天空成為一體,回到自己的家。

 

— 摘自《奧修談成熟》生命潛能出版

購買連結:https://reurl.cc/q83AD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