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緒如同一種能量

 

情緒是能量,是人類健康狀態與身體自我的一部分,當情緒在移動中時,如同潮水般漲退和流動。情緒對我們的肉體生存是很重要的,當我們穿越街道時,我們出於被車撞的恐懼而產生警戒,身為成人的我們,在與狡猾的人或是機會主義者做生意的時候,我們聽從自己的不安感:「有件事感覺不對。」我們告訴自己避免被占便宜。

情緒移動我們的內在,也移動外在,他們激發我們、鼓舞我們、驅使我們採取行動。一個感覺不到任何東西的人,也不會想要做任何事;因為沒有感覺,所以也沒有喜悅。昏睡無力進駐,接著身體進入一種遲鈍的狀態,我們形容這種狀況為燈是亮著,卻沒有人在家:他們仍然活著,卻沒有真正地活出來。

 

情緒如何囤積在身體裡?

 

當我們批判某些情緒是不被接受的,我們以某種方式隱藏或鎮壓它們。當我們還是小孩時,被告知:「大男孩不要哭」,或「生氣是不像淑女的」或「停止當個膽小鬼」,然後開始藏起這些被視為禁忌情緒的跡象,如果我們的感覺是不好的,那麼我們擁有這些感覺一定也是不好的。我們在別人面前隱藏這些感覺,然後麻痺自己,試著不再感覺它們。如果表達某些情緒是不被允許的話,最好把他們全部消除,對一個小孩的頭腦來說是很合理的;在一個當小孩表現某些情緒時會受到懲罰,或壓下某些感覺時得到獎賞的家庭中,為了生存,這可能甚至是必須的。

儲存你的感覺是沒有用的,這些情緒的能量不會離開,感覺只是徘徊著,直到我們辨識出它們,而它們徘徊的地方就是身體裡,這是我們唯一擁有的小密室。因此我們把所有或某些感覺用儲藏室的鑰匙鎖在身體的不同部位,持續地存放了很多年,但有時候它們會以身體語言爆發出來:身體的感覺、疼痛、低弱的能量及疾病(不論是慢性或急性)。想像全身上下貼滿了以積壓在身體裡的情緒標籤,而大部分的人都帶著這樣的身體四處走動。

 

釋放體內的情緒

 

人們試著在身體不同的部位,儲存他們不想要的情緒。對某個人來說,可能是肩膀;對另一個人來說,可能是頭腦裡;而另外一個人可能在下背部攜帶情緒。當你在你的身體圖上著色時,你或許很輕易就標示出你已熟悉的毛病點位置。

 

摘自《情緒藝術

–  書籍介紹請點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