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生命中的容器

 

仔細思考,會發現你的生活充滿了這類安全的容器。有些是具體的-你的房子、車子、辦公室、住宅區、一棟鄉間小屋、某個山谷或山頂、一座森林或一段海岸線、某些衣物,或是某些喜愛的公共場所,譬如學校或圖書館。

 

有些最重要的容器,則是你生命中最寶貴的人:配偶、父母、子女、兄弟姊妹、祖父母、密友、心靈導師或治療師。而且還有比較抽象的容器:你的工作、美好時光的回憶、某些你無法再見到但卻活在你回憶中的人、你內心深處的信仰和生活哲理、祈禱或是冥想的內在世界。

 

真實的容器似乎可能是最可靠的和最珍貴的,尤其是對嬰兒/身體自我而言。不過真正最可靠的,其實是抽象的容器。有許多形形色色的人在極大的壓力或危險之下,會藉由躲避到這類容器中,來維持神智清明。不管發生什麼事,沒有任何事物或人,可以從他們身上拿走他們個人所有的愛、信念、創意思考、靈修,或是心靈鍛鍊。逐漸成熟、變得有智慧的一部分,就是將愈來愈多的安全感,從具體容器轉移到抽象容器中。

 

或許最重要的成長,是我們能將整個宇宙想像成是我們的容器,我們的身體就是這個宇宙的縮影,沒有界線。

 

界線與容器

 

界線顯然是一個與容器息息相關的概念。界線應該要有彈性,讓你想要的東西進來,不想要的就排除在外。你希望始終一視同仁,避免將任何人拒於千里之外。而且你想克制任何想要融入其他人的衝動。這麼做可能沒什麼不好,但是長期下來,卻是行不通的。你將失去你所有的自主性。

 

這裡有一條重要法則:界線需要練習!將設定好界線當作是你的目標。這是你的權利、你的責任、你的自尊心最大的來源。但是當你出差錯時,也別太苦惱。只要留意你進步了多少即可。

 

來練習吧!

 

請坐在一台收音機旁。想像在你周圍有某種界線將你不想要的事物排除在外-或許是燈光、能量,或是有一位可信賴的保護者在場。然後打開收音機,但是不接受收音機傳出來的訊息。你或許仍然會聽到語音,但是拒絕讓它們進入你心裡。過一會兒,關上收音機,然後想一想你剛才的體驗。你能允許自己排除掉廣播聲嗎?你能感覺到界線嗎?如果不行,改天再練習一次。會有所進步的。

 

摘自《高敏感族自在心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