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患者表示,在這些療程中,他們重新經歷了自己的生物誕生。我可以用自己的個人經驗來證實這點;我的心中毫無疑問,我們正在經驗的是真實且令人信服的記憶,所關係到的是我們出生的每個階段,及其伴隨的所有情緒與生理感受。

 

我甚至能夠分辨與分娩連續階段相關的四種經驗模式,並且將它們稱為「基礎周產期母型」(Basic Perinatal Matrices,簡稱BPM I-IV)。第一母型(BPM I)指的是懷孕後期到開始分娩之前;第二母型(BPM II)描繪的懷孕階段是子宮開始收縮,但子宮頸還沒打開第三母型(BPM III)反映的是子宮頸完全開啟,嬰兒由產道推擠而出。第四母型(BPM IV)指的是出生的經驗—由產道出現,臍帶切斷。在這套百科全書的不同段落,我將會持續回來討論這個重要的概念。

 

出生記憶中的神話主題與原型

 

最終,經過我的個案和我自己的療程中無數的觀察所帶來的衝擊,我才能接受出生記憶的存在乃是不容質疑的臨床事實,並且將這個記憶或記錄在何處的問題留給腦部研究者發掘。隨著我的研究持續,更加驚人的挑戰出現了。在周產期層次,胚胎的記憶通常伴隨著或穿插著靈性經典及歷史書籍所描述的場景—前世經驗、見到神話中的存在、拜訪原型領域。在某些系列療程中更進階的部分,超個人主題會主導著經驗,而胚胎相關元素則不見了。

 

我最初的傾向是將歷史與神話經驗視為出生記憶的衍生物,而我能為出生記憶找到堅實的物質基礎,亦即新生兒高度發展的腦部。我對這些態度的觀察與奧托.蘭克(Otto Rank)相當接近:他傾向於將原型的恐怖母神(Terrible Mother Goddesses)—例如梅杜莎(Medusa)、冥界女神(Hekate)或卡莉女神(Kali)—詮釋為由出生創傷所啟發而成的形象。

 

基礎周產期母型VS宗教中的常見原型

 

我最初以為,自己已經找到一個合乎邏輯的方式來解釋這個事實,亦即為何對天堂、樂園、地獄、煉獄的信仰是如此普遍,既出現在世界的偉大宗教中,也出現在古代與原住民文化的神話學與信念中。未受干擾的出生前生命是如此充滿喜悅,而且沒有線性時間的概念(第一母型),這似乎是樂園與天堂概念最完美的模版;從第一母型到第二母型的過渡則代表失樂園,而第二母型無止盡且極端的情緒與生理苦難代表地獄。極度苦難伴隨著更好未來的希望與觀點(第三母型),所對應的描述是煉獄與神聖的明亮的光,而第四母型心理靈性的死亡與重生則具備神聖頓悟的所有特徵,如同不同宗教的經典所記載的那樣。

 

周產期母型的存在似乎也對許多不同領域提供了新的革命性洞見,而這些領域過去在佛洛伊德派精神分析與其他深層心理學中並未獲得恰當理解,因為它們使用的模型侷限於出生後生活史與個體無意識。最顯著的例子就是情緒障礙與心身症、人類的儀式與靈性歷史、藝術心理學與精神病理學以及人類族群毫不壓抑的暴力與難以滿足的貪婪,後者更導向了戰爭、血腥革命、集中營與種族屠殺。在這套百科全書的後續章節,我們將探索這些發人深省的主題。

 

然而,隨著我繼續研究,我日益深信還有一個更深的、獨立存在的人類無意識心靈,我將之稱為超個人。這包含了真實地認同於其他個人、人群、不同物種的動物,甚至植物。其他類型的超個人經驗還包含著祖先、集體、業力、演化譜系等記憶,關係到不同文化的神話系列情節—甚至是那些我的個案和我先前在心智上都一無所知的神話。 

 

 

摘自意識航行之道(一):心航學的歷史與遺產